【原创】Disappeared

Disappeared

 

 


陌枫°

*对不住首页

*死蠢的画画都画不好还非要自己死皮赖脸地又写文

*瞎眼慎入

*烂俗文笔+语病问题,希望能有人指出!w

*未完

 







你的双眼含着群星,它们的光芒缱绻着,绕着你漆黑的瞳孔周圈旋转。你的眼白微微发蓝,却没有一根肮脏的血丝。长长的黑色的睫毛颤抖着,投下一片阴影。

你的脸很白,夜晚霓虹灯迷离的光沿着你的脸侧滑动,慢慢地,然后在你的脖颈处光线炸裂开来,如同喷溅开来的颜料一般绚烂。

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你,这时一辆车从你背后经过,刺眼的光线捅瞎了我的双眼,等着我那脆弱的视觉神经恢复正常工作时,你却已经消失。

浓墨般的天空侵袭下来,带着湿漉漉的夜风扼住我的喉咙。我挣扎着,想要尖叫。我用尽全力拉扯着那黑色的双手,氧气却还是被一点点地剥夺。我闭上眼,在脑海中勾勒出自己现在这幅恶心无助的面孔。

世界在闭眼的同时似乎被按下了静音键,一切物质都慢慢归于虚无。我的意识随着一点点变得无力的双手一同崩溃,迷蒙地睁开眼时,我看见你微笑的侧脸。

我们一同消失,消失在那极致的魔法中。*那魔法决定了我们的相遇,决定了我们的离别。

我不知道光从何而来,也不知黑夜归去何方。我只知道在日复一夜的梦境中,残缺不全的你带着完美的面孔无数次地造访,然后在我被以各种方式结束生命后微笑着离开。

我一次次地死去,你一次次地离去。

那魔法运转着这个虚无梦境的一切,它化作狂乱的风在我们的头顶盘旋。

在似乎已经消失很久的“昨日”,你在黑白的静默画中冲着我微笑,你说“早上好啊”于是我从此只能在一片寂静中听见你的声音。

我似是一个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你就是那遥不可及的甘泉。你在一片热浪中温暖我干涸的眼眶,然后从我的手中消失,化为黄沙。

我曾经认真地想过,你是不是只是个幻觉,最后在发觉安眠药瓶里早已空无一物时彻底放弃了这个悬浮于思想表层的想法,开始苦恼于今天该如何入睡。

除开这个梦境,我的世界早已是一片荒芜。死亡一样的沉默在我的周身翻腾,如同浓稠的甜汤,让人喉咙发干发腻,浑身热得细胞似乎都要炸裂。

没有人愿意与我交流,他们只愿用眼神对我施以绞刑。于是我快步走开,在因我而起的寂静中翻开我的笔记本,坐在没有人愿意坐的首排,听着地中海的老教授的讲话。

我已经失去了夜晚,不愿意再失去白昼。

我学习着,用我眼压过高快要爆炸的眼球。我背诵着,用我干渴的喉咙。我的大脑里填满了各种各样的高数公式,世界经济概念,历史意义和其它什么杂乱的东西。

我的身体慢慢地失去了大脑的控制,我不再对痛苦敏感,也不再拥有敏锐感觉人心的能力。

只有在完全由潜意识控制的,不,被你控制着的梦境中,我才能获得安宁。

我渴望着太阳降下,黑夜席卷世界的时刻。绚烂的城市的律动在窗外高声尖叫,而我的房间里安静如水。

我像是进行一个宗教活动般,虔诚地服下那终结痛苦的灵丹妙药。我靠着它沉入梦想,它靠着我实现“药生价值”。

我在孤独中度过二十载光阴,而你只在第二十载出现过一瞬间,就毁掉了我所有的所谓“修行”。

Kill the moment.*

有的时候我会因为你带给我的一切苦难发狂,我嚎叫着,那些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室友们吓坏了,她们睁着明亮的眼睛,怯怯地躲在角落里。像是一堆看见饿狼撕扯着母亲尸体的小兔子。

于是我尴尬地闭上嘴巴,弯下腰把被我摔坏的马克杯碎片捡起来,然后在他们细小的呼吸声中把我记了满满一堆笔记的书捡起来。接着抱歉地笑笑,继续背我的书。

第二天我便离开了宿舍。

 


TBC

1.灵感来自于   凛として时雨   的《fantastic  magic》。知道这首歌和这句歌词是因为 阿猪 教主的永研文《fantastic  magic》!

2.LOFTER的 凛として时雨 标签中  松石鲑  分享的《film a moment 》的配文,突然被戳中。

 (引用侵删致歉)


评论(8)

热度(2)

©四象渡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