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很早的时候就开始了,一个人牵着线走着没有边界和终点的路。
那条路发着光,似乎要将一切梦魇吞没,从此孩子不用再害怕,世界的光永不磨灭。可没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地接近光,触摸它。它从未将真的面貌展示给生命,却照亮了生命的其他东西。有了光,就不怕了。
但当开始下雨时,小小的身影在黑色的阴影里举起了黑色的枪,雨滴黏在他的身上。
没有人能跟上光的脚步。
所以最后剩下毛毛的玻璃上,白色的指尖勾勒出透明的字迹。
再见。
雨声淹没后面的话语。

【这里是新人,用手机临时打的…简直语无伦次………果然还是攻机适合我。qwq是个文章的梗。嘤嘤嘤嘤嘤总之这里是新人枫子qwww

评论

©四象渡方 / Powered by LOFTER